2013年05月02日

我還是那麽愛你

昨晚給豆芽蓋了三層被子,不大也不厚的小抱被,結果竟熱出了汗,哭鬧著醒過來。
身邊熟睡的那個男人趕緊起身抱起他,不想小子卻哭鬧得愈發厲害,我忙接過來,輕輕拍著,看他逐漸平靜,舒了口氣。
再躺下時卻有些睡不著了,轉頭看著豆芽,夜燈下隱約的睫毛,又長又翹,不知以後該羨煞多少女孩兒如新香港



這個調皮的家夥,每天看見我們回家,總會興奮的尖叫,然後牽著我們,到各種他想要去的角落。
他開始學會點頭,每晚臨睡前問他要不要喝奶,便把小腦袋點點,指著奶瓶啊啊的叫,然後乖巧的站在一邊,看我們倒水,舀奶粉,眼睛一眨不眨nuskin 如新
所有的孩子都抵抗不了奶的誘惑,阿嬷曾說,奶是他們的鴉片。



該睡了,他摟著他親愛的小朋友們躺在床上咿呀的唱。
有人湊過來索吻,好吧,我承認這柔和的桔黃燈光的確有些催情,轉頭看看豆芽,那小子的眼睛已經眯成了一條縫。
…………
晃神之間,突然發現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瞪著我們,嘴角彎彎,似笑非笑。
噢,天呐,他不是已經要睡了麽?
被發現了秘密的兩個人,只相互看了一眼,就忍不住笑起來,那小子竟也跟著嘿嘿的笑,趁我不注意的時候,一雙胖乎乎的小手已經伸過來,戳著我的嘴,然後腦袋也湊過來,將笑得滿是口水的嘴巴印上我的唇。
這家夥,學得倒是蠻快的雪纖瘦!!!



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個夜晚是由N個斷覺組成的。
還沒有當媽媽前,我從來不知道還有斷覺這樣的詞,而如今,它是我每晚的固定程序。
像是一個定了時的機器,如夢遊般起身,看看身邊的小子,摸摸他的額頭和手腳,爲他蓋上不知何時被他掀掉的被子。
然後倒頭,瞬間又睡得不省人事。
曾經一個因爲值班沒有回家的晚上,住宿舍睡小床,身邊少了一大一小兩個男人總覺得不安穩,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下。
睡到到淩晨,習慣性翻身起來要給豆芽蓋被子,結果手一伸頭一擡,砰的一聲撞牆上了。
懵了,緩過神來發現原來發現自己身邊,沒有那個暖暖的小肉團子。
好吧,豆芽寶貝,我是有多想你,就算你時而的像個小傻蛋,時而的就是一個小臭蛋,我還是那麽愛你。
Summer's ComingBlack and YellowrainbowsHalloweencolordays希望的田野小時代且聽de風吟Swiss miss
【関連する記事】
posted by fullyou at 18:39| Comment(0) | love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